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兰世立等开口说话的机会很久了

时间: 2021-07-20

  www.xj2r.com.cn。“我还是我,我变了就不是兰世立了。”上周,出狱近半年后的东星集团董事长兰世立正式出现在媒体面前时,依旧保持着“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风格。

  2月17日,东盛地产案重审开庭的前两天,这位经历了跌宕人生的原湖北首富表示,愿意接受媒体逐个专访。为了从“狂人”口中亲耳听到答案,媒体不约而同地问到同样的问题,比如政商关系、个性独裁、风格激进、狱中反思……兰世立都不厌其烦一一回答。他告诉京华时报记者,这个开口说话的机会他已经等了很久。“我要带领东星集团超越过去,不然还不如退休养老。”

  “哈!哈!哈!”兰世立独有的笑声依旧没变,这位“狂人”用“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来描述这次复出的心态。

  2005年《福布斯》富豪榜上,他以20亿元的净资产被排在中国富豪榜第70位,被称为“湖北首富”。随后,豪赌航空让兰世立名声大噪,却也给他带来牢狱之灾。当人们好奇监禁会给兰世立带来什么变化时,今年48岁的兰世立回答:“我还是我。”

  2013年8月份,兰世立低调出狱,“我感觉很多机会好像是专门留给我一样,我在里面策划的项目在现在看也很超前。”兰双手抱在胸前微笑说,四年监禁中的两年多,他订了20多份报纸杂志,努力让自己不跟社会脱节。“我在里面肯定要想我出来了怎么办,我不能等着出来再说。”

  兰世立称,他甚至接到了许多省市政府高官的电话,找他投资项目。但兰世立并没有透露具体细节。“一切皆有可能。”他说不排除投资互联网,甚至重操航空旧业的可能性,创业资金主要来源于其海外资产以及筹资。

  兰世立曾经感叹:“从我有飞机的那一天起,一切都发生了变化……转眼间,我就获得了与各国元首、各界名流、各界领袖平等交流的机会,仿佛一下子冲上了九霄云天。”

  2010年东星航空完成破产清算,同年4月,武汉市中院一审以逃避追缴所欠税款5000多万元判处兰有期徒刑4年,这位曾被“冲上云霄”的航空“狂人”跌入地狱。

  谈到诞生不足三年就夭折的东星航空,兰世立说他现在坐飞机时会“很心酸”。他透露,今年大年初八时,乘坐从北京飞武汉的国航航班,一进飞机就认出来是东星航空的飞机。虽然这架A320飞机机身的紫罗兰喷涂已经改变,但内部布局一点都没变:两舱128个座位,比一般同机型飞机布局更为宽松,铺紫色地毯,公务舱和经济舱座位全部采用蓝紫色真皮座椅。(注:当年东星航空的飞机都涂成了紫罗兰色,兰世立称飞机清一色的白颜色让他觉得像坐上了救护车。)

  兰世立对记者说,迎接他的恰好是当年东星航空的空姐,她说东星公开选空姐改变了她们的命运,很怀念在东星的日子。这让兰世立感动不已。

  入狱后的兰世立依旧不能接受东星陨落的事实,2011年1月31日从狱中传出一封极为煽情的绝笔信,引起舆论哗然。同年9月,兰世立侄女兰剑敏在北京召开发布会,公布兰世立的第二封举报信,指明导致东星破产、兰世立坐牢的背后“黑手”是时任武汉市副市长袁善腊。

  兰世立举报说,2007年负责处理东星航空“求援”事项的袁善腊,向他介绍了融众集团董事长谢小青,在借“高利贷”的过程中,东星集团另一重要资产、主要现金流来源——东盛房地产公司也流失了。不过,谢小青和袁善腊均否认了举报内容,2011年底未到退休年龄的袁善腊“裸退”。

  在沉默了3年之后,兰世立举报信的主角——袁善腊,在上周兰世立正式接受媒体采访当天也公开接受采访。他说,对兰世立的诽谤和诬陷感到很心寒。他还表示,湖北省纪委已经对其进行调查,最后结论是没有问题,至于袁提前退休主要是因为身体原因,而被举报后其就下定了退休的决心。与此同时,“东盛案”另一主角谢小青与兰世立隔空交火,称兰世立讲故事喜欢掐头去尾,当年东星危难之时其向兰伸出援手,现在却被反咬一口,“真的是农夫与蛇故事的翻版,自己扮演悲情英雄,其实是个拙劣的演员”。

  但是,兰世立在接受采访时毫不避讳指控,“如果我没有发出公开信、没有媒体的关注,估计就要死在里面了。”他说:“好在举报以后,我的生活终于有了改善,正常的律师接见和亲人通电话终于恢复了,也可以看书写书了。”

  兰世立:因为当时航空资产最大,航空业也最有希望。事实上你看到后来民营航空的发展就知道了。春秋、吉祥当时的机队跟我相比不是一个级别的(有10架左右的飞机),现在也发展得很好。我们当时租和买共有28架。如果东星航空还在的话,现在已经有五六十架飞机,成为中型航空公司了。

  你看,第一批中国民营航空这么多家,有多少人能说出它们的名字,但是东星航空不光中国,全世界都知道。能和空客、GE、LIFC、高盛等各领域第一的企业合作,可以说前途无量。2008年当时高盛要拿1亿美金占东星航空25%的股份。

  兰世立:我们当时向武汉市和湖北省政府同时写了报告,我们当时,很羡慕国有航空跟其他的航空公司,2008年国际金融风暴尤其中国航空业的状况,仅仅是三大航巨亏,当时国资委给它们都注资,所以我们也做梦,希望在为难之时政府能伸出援手,所以当时不仅仅向武汉市政府,其实向湖北省政府也提交了报告,是同样的报告,正是由于这个报告,有关领导做了相关批示,希望能解决我们的问题,所以才导致这个“引狼入室”。

  京华时报:2008年如果东星集团没有向武汉市政府请求帮助的话,后期是不是就不会发生一系列的借款,东星航空破产包括后期的事件?

  兰世立:我们本来是求援结果求来了灾,本来是想找一个靠山,结果引进了狼,我只能这么简单地回答你。

  兰世立:我办东星航空不但不后悔,还感到骄傲和自豪。当时毁约没有让步,没有直接把东星卖给中航集团,我也不后悔。

  兰世立:分三个阶段,我9个月的监视居住、看守所阶段,一直在抗争,因为坚信自己是无罪的,后来无罪释放了。

  第二个阶段,抓了我以后用1个月就把我判了,把我送进了监狱,刚开始的时候我还是在抗争,坚持申诉,包括起诉民航局、控告袁善腊等,这个时间有一年半,因为生存环境太绝望了。

  到了第三个阶段,大概有两年多的时间生活环境终于改善了,我也认为抗争已经不能改变现状了,所以后来就是学习、写书多一些,还学了法律。这几年我写了400多万字,最多一天手写一万多字,在里面写了400多万字,一共七本书。

  兰世立:很重要的是要告诉大家真相,还有家里人该怎么办?有一份牵挂。还有东星几万人结局怎样?很多人是从全国各地招来的,我出了问题他们怎么办,牵涉到几千个家庭。所以我在遗书里也说,如果我真的出事了,我的资产三分之一留给家人,三分之一留给员工,三分之一捐给武大。

  狱中那一年半不停地走来走去,锻炼身体,我不会自言自语,不然别人说我神经。刚开始也不准我和监狱警察说话,后来来一个人,我就主动找话。比如他说:“不准说话。”我就回他:“你不是说了吗?”我故意引他说。他又说:“都说不许说话了。”我又问:“谁规定的?”对方说:“监狱规定的。”我就接:“你看你又说话了。”对方就哭笑不得,就会有一些交流,久了他就感慨:“你这个人真难缠。”我也没有说别的,但是这样做让对方无法拒绝,我这是为了有起码的交流,不让说话真的会憋死。

  兰世立:我们主要是讨论人生感悟。他比我还坚强,十五六年都在抗争,不认罪,坚持申诉,很少见了。不过牟其中身体情况不太乐观,毕竟70多岁了,经常脑溢血。

  兰世立:有几句话记忆犹新,他说:“我是代表中国企业家这个群体来看你的,你受的冤枉、委屈,我们大家都知道,社会上也知道,你的经历也不是什么坏事,经历牢狱之灾也有可能是一种财富,我们现在很支持你,未来也一定会很坚定地支持你。”

  兰世立:这段时间有很多媒体有误解,认为我破产和判刑与政商关系恶劣有关,我不这么认为,我觉得这是个别人,也就是个别腐败官员滥用职权造成的。个别人不能代表政府,我这么多年来不善于与政府打交道,能从一个资产为零的创业者做到一百多亿资产吗?这肯定是善于和政府打交道,才有可能做得这么大。

  在中国大家都很明白,任何一个富豪被抓了,就有一排官员要倒霉,任何一个官员被抓了,就会影响一排富豪。除了举报袁善腊之外,我和任何政府官员之间都没有牵扯上述关系,所以说我和政府打交道不仅是好,而且是特别好的,对不对?

  兰世立:现在经商环境比过去要好得多。至少现在东星事件这种事已经少很多了,官员不敢为了私利而滥用职权,说抓就抓,至少有所收敛吧。所以说现在环境有所改善。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司法环境,司法要独立、公平、公正。

  兰世立:生活没有可能不涉及政治,你不涉及政治,你就无法生存。政府的政策、文件也是政治。再大的老板你不讲政治,一个小处长也可以要你命,一个小派出所所长可以把你抓起来。很多大老板出问题,很大程度上不是经济的问题,而是政治的问题。但是,不要过度参与政治,尤其是宏观政治,涉及国家发展战略的,但是微观上涉及你的生存、发展条件的,起码应该关心、参与或配合。

  兰世立:东星航空改写了很多中国航空的历史,这是很多人想象不到的事,你说我想低调,能低调得了么?高调还是要有资本的,不是想高调就高调,想低调就低调的,比如马云的风格也很高调,李彦宏很低调,但是李彦宏想低调,他低调得了么?要看你做的事是否被关注,不然想高调也没机会。

  兰世立:一个官员的话你觉得是真理么?做演讲就是不务实?先不管这事是否真实,一个企业家不到处做演讲,怎么树立品牌、树立形象?一个企业的资产就包括企业家的声誉度和企业的知名度。说这话的人,第一不懂商,第二不懂企业。真正的好的企业家,个人就是好的演说家,要参加各种有影响的社会活动,才能带动企业的品牌。

  京华时报:再次创业的你有什么感受?很多企业家已经在开始培养接班人,你在着手这件事吗?

  兰世立:他们那是叫功成身退,我现在还是从头开始。对于我来说以前创业如果失败了无所谓,但是现在我觉得再败不起了,也不应该败了。

  兰世立:现在经商环境比以前好,还有资金、人脉、经验等资源,如果失败的话岂不是一个笑话?

  兰世立:我以后会更大胆。我觉得原来经营管理上不存在多大问题,只是遇到了坏人。经营风格的概括可以给你八个字:“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我以前没有说过这个话。我不会因为环境的改变而改变自己,也不会因为人的改变而改变自己。

  索契冬奥会闭幕以房养老第一人新疆昌吉大客车被撞女孩跳楼被狗叼住长沙女子直播自杀湖南师大占座摇号女子与后妈抢生二胎怀孕护士被踢肚子男子抢银行逗笑柜员女司机泥浆下逃生玉兔号带病工作乌克兰总统豪宅异体操控百姓用刘汉吓唬孩子东莞否认拘留同居者发票真伪如何查询?发票真伪辨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