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区 >
社区

最漫长股东会:拍桌、对呛、抗议这家公司新三

时间: 2021-07-21

  www.nmgpp.cn泰国专家建议叫停液体硅胶整容 研制新型,原标题:最漫长股东会:拍桌、对呛、抗议,这家公司新三板摘牌后上演控制权之争

  对于大部分公司来说,资本市场的道路虽然荆棘满布,但成功上市,就犹如站在舞台聚光灯下,可以接受各方资金与投资者的拥护。那么,没有成功踏上“舞台”的公司们会怎么样?

  它们有的继续默默无闻,有的寻求并购重组,有的转至新三板。据全国股转系统的数据,截至今年7月12日,挂牌公司数达7463家。

  也有的,冲击IPO失败转新三板后,经历了挂牌与摘牌,又陷入一地鸡毛的内斗纷争中。纷争的起点,则回到了筹备上市之初,几名创始人为了IPO而签署的那份《一致行动协议》。

  7月5日深夜11点20分,佛山市南海区小塘三环西工业开发区,在拉锯近8个小时后,广东摩德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摩德娜)2021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终于结束了。

  一场漫长得近乎荒诞的股东会,揭开了这家前新三板公司今年年初以来动荡不安的内部治理。

  当现任董事长何标成宣布股东会全部结束时,在场的总经理李展华、独立董事、公司高管等全都如释负重,鼓掌庆贺。而在会议桌的另一侧,代表公司前董事长陈其活出席的北京司凯律师事务所律师和股东们则带着口罩,不做声响。

  根据公开信息,摩德娜成立于2003年,是一家专业从事陶瓷机械设备研发、生产、销售和售后服务的高新技术企业。其曾于2012年试图冲击IPO,却遭遇A股史上最长的IPO暂停期及声势浩大的IPO财务自查与核查,遂终止审核,转向新三板。2014年10月,摩德娜成功挂牌新三板。2015年,摩德娜营收一度达6.23亿元,净利润3349.78万元。但也在这一年年末,摩德娜开启了漫长的停牌。最终于2019年6月18日终止挂牌。

  这期间,摩德娜经历了高管集体离职,原达成《一致行动协议》的实控人诉至公堂。

  终止挂牌后,摩德娜的纷争并未结束。今年3月起,其再度陷入大股东们对于公司控制权的争夺中。

  前董事长陈其活之妻,同时也是摩德娜股东的林旭7月初告诉时代财经,何标成、李展华、股东德华投资在3月14日,私下联合以67%股东的名义做出《授权书》,免除了陈其活董事长、总经理、法定代表人的职务,而陈其活当时正在上海接受疫情入境隔离,对此毫不知情。

  陈其活代理律师还认为,按照公司三位股东签署的《一致行动协议》,李展华控股的浩华投资不应当出具上述《授权书》。

  4月5日,摩德娜召开临时董事会。根据公司官网消息,董事会以4票赞成,1票弃权,罢免了陈其活董事长、总经理的职务,并推举何标成为董事长,李展华为总经理,同时法定代表人也由陈其活更换为何标成。

  上述董事会决议提到,“陈其活先生自称身体不适而中途离场而未做选择。”但陈其活代理律师对时代财经表示,陈其活中途休息后想返回会议室时遭反锁门外,即使警察到场后仍然不开门,直到决议达成。

  时代财经多次致电及短信给何标成、李展华及其代理律师,截至发稿日均未得到有效回复。

  7月5日的临时股东会,无疑是3月以来公司控制权之争的延续。而这场动荡更深远的根源,或许早在公司确立股权结构之初就已经注定了。从2016年公司创始人之一——管火金的出走,到今年的公司控制权之争,摩德娜最初为冲击IPO而设置的股权结构缺陷早已暴露。

  7月5日下午,摩德娜临时股东会在佛山市南海区小塘三环西工业开发区的公司厂区召开。这天是周一,但厂房里几乎看不到员工。摩德娜的前员工告诉时代财经,为了下午的股东会,公司给员工们都放了假。

  参会者告诉时代财经,股东会当天现场的安保系数颇高,不仅大门外站着七八个摩德娜公司聘请的保安,不远处大道旁的树荫下还有两三辆警车、十几名警察守候着。

  当天下午,被罢免的董事长陈其活之妻林旭等几位自然人股东到场参会,但陈其活没有亲自到场,而是由律师代理出席。

  在进入厂区前,双方就已经因股东身份确认问题发生争执。根据摩德娜官网信息,股东会原定下午三点半正式开始,实际上,直到四点左右,所有股东才全部进入会场。

  在等待股东会正式开始的间隙,现场气氛凝重,只有少数参会者低声与身旁人交谈,而敞开的会议室门外还站着三个保安。

  四点五十分左右,摩德娜现任董事长何标成宣布股东会正式开始,要求每位股东发言控制在10分钟以内。话音刚落,陈其活代理律师就率先发难,质问公司总经理、董秘李展华,在股东大会召开前,本次审议的议案发在什么媒体上。

  何标成打断了发言,称自己是主持人,有权这么打断。李展华则回复道,“相关股东会信息已经披露在南方都市报。”

  律师还想要进一步追问,被股东德华投资的代理人打断,称应当按照股东会流程继续,不应现在质疑。

  尽管陈其活代理律师继续发言,但何标成不再理会,开始读股东会议案。德华投资、德瑞投资、浩华投资等股东代理人不满陈其活代理律师一直发言,有人拍桌而起,大喊“闭嘴!”双方顿时陷入争吵。

  根据时代财经获得的议案内容,本次股东会共有15条议案,其中多条是针锋相对:第1条议案是罢免陈其活的董事职务,而第13条则是罢免何标成、李展华董事职务;第11条是将独董津贴翻倍,第14条则是罢免现任两位独董;第10条议案是终止执行2018年股东会部分议案,而第15条则是继续履行该议案。

  此时,有股东向何标成提问,关于罢免陈其活董事职务的议案,提及其几年来未正常履职,且摩德娜子公司摩德娜科技(香港)拒绝将销售资金汇回公司,对公司造成巨大损失,这部分是否有相关发票、合同等证据。

  董事长何标成没有直接作答,只回道:“你可以投弃权、反对或同意。”之后又有几位股东提问,均未得到正面回应。

  7月12日,陈其活代理律师告诉时代财经,上述议案所提及的罢免理由缺乏证据支持。

  时代财经也多次致电及短信给何标成、李展华,试图核实相关信息,但李展华的电话一直没人接听;何标成则拒绝回应相关问题,称“没有这件事情”,随后挂断了电话。此外,陈其活方面从佛山市南海区法院书记员处获得了李展华代理律师——广东瀛真律师事务所律师的电话,时代财经致电该电话号码,就相关问题向其询问,对方却称“找错人了”。

  五点五十分左右,投票全部结束。但直到近晚上七点钟,唱票才开始进行。此时,何标成与李展华方突然有人提出,股东们的投票应当用汉字“赞成”、“反对”或“弃权”,如果在对应处打勾或其他标记的,应当一律算无效票。陈其活方律师质疑此举“非常荒谬”,双方又爆发口角冲突,直到何、李方承认选票不必写汉字。

  八点二十分,何标成宣读投票结果。每当他读出一串股权投票数字,陈其活代理律师都高声插话,强调该统计数字要剔除李展华的票数,若算上李展华遵守《一致行动协议》后的票数,投票结果应当不同。何标成不理会律师,继续念下一个议案得票数,并且抬高音量,试图压过律师的发言。

  晚上九点左右,全部表决结果朗读完毕,前12项议案均以7比3左右的结果通过,而后3项由陈其活方提出的议案则以3比7左右的结果被否决。

  除了坐在会议桌一侧的陈其活方,现场的其余股东、独立董事、高管都如释重负,鼓掌庆祝。

  九点五十分,决议一式四份终于打印出来,到场股东轮流签字。陈其活方代理律师在决议文件上写了“反对意见”,认为股东会召开程序、决议程序不符合法律规定及公司章程,李展华及其控制的浩华投资所投票数,应按照《一致行动协议》全部归票陈其活控股的摩德娜机械(国际)。

  深夜十一点左右,现任总经理李展华回到会议室最后一个签字。十一点二十分,何标成宣布本次临时股东大会全部结束。经历长达七八个小时,多个来回的攻防与拉锯,双方都已筋疲力尽。

  然而,这场公司控制权之争远没有结束。7月8日,由陈其活方提起的诉讼原定在佛山市南海区法院开庭,但因原被告双方都提出了追加事项,主审法官决定改日再开庭,当天仅做笔录。

  2016年,摩德娜创始股东之一的管火金,正是在同一个法院对陈其活、李展华发起诉讼,试图解除与其签订的《一致行动协议》。

  2011年,摩德娜谋求上市,因股权过于分散,陈其活、李展华、管火金签订了《一致行动协议》。根据时代财经获得的协议文本,陈、李、管三方约定在涉及公司重大事项的表决上,采取一致行动;如果不能达成一致的,以甲方(陈其活)的意见为最终意见,或共同投弃权票。

  时代财经根据公司年报与天眼查数据发现,尽管经历了新三板的挂牌、摘牌,但四大股东的持股比例各自都保持在20%左右。

  摩德娜的四大股东背后,是公司最重要的四位创始人。其中,摩德娜机械(国际)由前董事长陈其活控股,浩华投资由现任总经理李展华控股(77.73%),德瑞投资的第一大股东是现任董事长何标成(58.64%),而德华投资之前的第一大股东则是已经出走的管火金。

  根据公开信息,2016年,摩德娜创始股东之一的管火金因与其他高管对于公司发展意见不同,被免去总经理一职,随后更主动辞去董事职务。

  离开摩德娜后,管火金对陈、李二人提起诉讼,要求解除《一致行动协议》。经过两年的司法拉锯,2018年,佛山市中级法院判决管火金解除《一致行动协议》,同时赔偿摩德娜50万元。

  2018年5月29日,摩德娜发布《关于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的公告》,强调管退出《一致行动协议》,不影响陈、李之间协议的有效性,陈、李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值得注意的是,当时,李展华兼任摩德娜董秘一职。

  7月5日,该协议在临时股东会上被陈其活代理律师反复提及,尽管李展华当场未直接回应,但最终的投票结果无疑表明他选择违背协议中“一致行动”的规定。

  7月13日,中山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廖艳嫔对时代财经表示,即使原来签订了《一致行动协议》的股东没有按约定一致行动,只要董事会与股东会的决议程序得当,那么投票结果还是生效的。

  廖艳嫔告诉时代财经:“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的会议召集程序、表决方式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章程,或者决议内容违反公司章程的决议行为是可撤销的,但公司法及相关司法解释目前对决议规则的规定,在基本原则方面有一定欠缺。针对公司决议效力的裁判活动,明确的法律规定和公司章程往往是最重要也是最主要的依据,向基本法理靠拢并不常见。”

  从公司外人的视角来看,《一致行动协议》具有多强的约束力已经不再是重点,摩德娜后来的命运或许早在过于分散的股权结构定下之初已经注定。

  2016年,管火金出走,发起诉讼解除《一致行动协议》,陈其活和李展华同时站在了管对立面。陈、李当时大概未曾料想到,五年后会因争夺公司控制权,在同一个法院对簿公堂。